坐井观天-开国中将得外号“一刀”!缘是带头冲击,被敌人一刀砍断颊骨

姚喆,开国中将,参与过平江起义、中心苏区每次反“围歼”和两万五千里长征。在整个赤军时期,他阅历巨细战争200余次,5次挂彩,3次挂彩不下前方,遭到军(团)甚至中革军委通令嘉奖。从1938年秋开端,他转战在大青山区域15个春秋,为攫取绥蒙区域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成功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是彭德怀欣赏的“爱将”。

1934年1月,红三军团第2次create入闽作战,上级下达了侵犯沙县的战争指令。时任红四师十团参谋长的姚喆指挥所部在沙县东北部的青州阻击南平来援之敌。当兄弟部队两次侵犯沙县未果后,军团指令十团参与攻城。所以部队急行军赶到沙县城郊。天色已黑,姚喆不管行军疲惫,当即投入攻城准备工作,到前沿阵地侦查敌情。晚8时,对敌建议侵犯。攻城部队引爆了沙县西门坑道内的炸药。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开20多米宽的缺口。姚喆带领50多人的突击队,冒着刀光剑影,敏捷攻上突破口,保护后续部队进城。城被翻开后,当即打开了剧烈的巷战。由于夜黑看不见路,姚喆让通信员点起一盏马灯照明。他嫌通信员提马灯的动作缓慢,自己接过马灯跑在前边。在一个街巷拐弯处,荫蔽在黑私自的敌人向他猛砍一刀,他的左颊骨被砍断,登时鲜血直涌,头部、脸上、身上都是血,当即昏倒曩昔,人事不省了,后通过医务人员的精心医治,他总算活了过来。

沙县一仗,消灭守城之敌两个团,缉获大批物资,缓解了其时部队的困难。姚喆在这次战争中作战英勇,报经赤军总政治部同意,荣获三等红星奖章一枚。也便是这一仗之后,姚喆的左脸上留下了一道三寸多长、一指多宽的大伤痕。我们都爱亲热地叫他“姚一刀”。

1938年8月奉军委指令与李井泉率部拓荒大青山抗日根据地,部队从五寨动身,沿着高低坐井观天-开国中将得外号“一刀”!缘是带头冲击,被敌人一刀砍断颊骨的山路,不分昼夜地向大青山前进。日军传闻八路军前进绥远,急忙集结军力围阻。姚喆率部在崞县窑邻近与敌比武,打了半响,撤到马鞍山下摆脱了敌人。下午部队进入一条山沟,怪石嶙峋、树木繁密,昂首看去只要巴掌大的一片天。姚喆指挥先头连队调头埋伏在山石树丛之中。谷底尘土未落,坐井观天-开国中将得外号“一刀”!缘是带头冲击,被敌人一刀砍断颊骨日军举着膏药旗摇摇晃晃跟了进来。

“啪!”枪声一响,深重的回音震荡着层峦叠嶂。敌人登时慌了神,先头部队一打,坐井观天-开国中将得外号“一刀”!缘是带头冲击,被敌人一刀砍断颊骨后边的大尾巴压在谷外乱成一团。小钢炮“咚咚”作响,树丛里卷起团团青烟。日军在火力保护下打了上来。支队指战员高高在上,一阵排子枪,一顿手榴弹,打退了日军的冲击。两个日军指挥官挥舞东洋刀,兵分两路包围过来。姚喆当即指令连长、指导员各带一个班利诱敌人,自己带着兵士们从中心冲杀下去,俘虏了那两个日本军官。十几分钟后,姚喆指令撤出战争,赶上大部队。

1946年1月13日夜晚,国民党军傅作义部队以悉数军力别离突击卓资山、集宁、陶林等地。姚喆接到晋绥野战军司令员贺龙和政委李井泉的指令,当即搭车赶到卓资山协助指挥反击,很快将侵犯之敌击退。但是,集宁已被傅作义部占据。1月14日早,贺司令员、李政委电令姚喆,指挥马队旅和第二十七团、九团等部敏捷反击,夺回集宁城。姚喆当即率部日夜兼程,于15日下午抵达,连夜安排火速攻城。为了争取时间,他亲身带领突击队猛冲猛打,总算在16日上午11时击退敌人,夺回了集宁。

9月,傅作义部队再次对集宁建议进攻,他们凭仗美式配备,在空军合作下,炮兵、马队、步卒联合作战。战争开端后,敌人在督战队驱赶下,拼死冲击。姚喆指挥所部坚强阻击,打退了一次又一次冲击,阵地前留下一堆堆敌人尸身。敌人又以尸身填壕,亡命死攻,占据了卧龙山阵地和集宁西半城,守军退守通畅街、南财务街一带,与敌打开剧烈巷战。战争非常严酷,姚喆一直坚守在山君山指挥部,冷静指挥所部激战3天3夜,最终成功撤出战争。